任庭鸿

【约铠】天光(部分R18)

*  一个闺蜜点梗,第一次写约铠,OOC多包涵。
  约铠野战梗源自 @笑歌自若__
  一个有情似无情的铠哥,一个满怀热望的小太阳守约。


夜浓如墨,北风凛冽,空气中有浓郁的血腥味道,还有远方魔种的呼嚎,随风依稀传来,荡在北风里。长城上默默驻立的人忽然抬头望向星空,眼神湛然,北风扬起他的银发,星辰落在他的战甲上,仿佛漆黑的夜里独揽一身的光芒。

可拥有星光的人不以为意,他手中握着刀柄,冰凉的锋刃横在他身旁。铠凝视着漆黑夜幕远方的星子,湛蓝的眼睛闪动,思绪万千,微微一笑。守城苦寒,杀戮鲜血和贫瘠的物资都足以让人崩溃,这个时候,就情难自禁的会想些温暖的东西,想城内毛绒绒的耳朵,灼热的呼吸和体温,明亮灿烂的眼睛,弯弯的嘴角——像太阳一样,无往不胜的枪神。

带给他温暖的太阳。

那是个顽皮又俊朗的小子,成天笑着,拎着他的枪,命中了就气定神闲的一扬眉,得意又温柔的样子,似乎杀戮和鲜血他都不以为意的忽视了,还不如他菜刀下的萝卜白菜土豆和肉。他杀人的时候,手指轻勾,一枪毙命,眼神锋利而漠然,嘴角翘起来,耳朵动一动,惹得人忘了自己身处战场,想去触碰抚摸。把菜端上桌的时候,那双手又是温柔有力的一双手,怀里是食物的味道,那小子又要含笑吆喝着,向自己投来眼神,眼睛里都是鲜活的,烈烈的神采。

无怪苏烈说,要我们守约是火啊,那阿铠就是冰啦!你看铠,哎呦呦吓死个人,三棒子憋不出来一个……一句话!但有守约那小子在,笑都多啦!你看守约蔫儿坏,不差玄策,闹死个人!铠在他旁边儿,饭做的都好吃了不少……哎哎哎你小子想干嘛,木兰姐,以后你就把这小子跟铠搁一块儿……

夜风拂面,露水挂上了城墙,城边冷的时候透过战甲遍体生寒,铠缺只觉得心里温起来,低头笑了笑。然后那小子就要去勒苏烈的脖子,去跟木兰讨好撒娇,然后弯着眼睛对自己笑,热腾腾的菜放在自己面前,“铠,阿铠,明天的牛肉都给你,一块也不给大叔留!”

思绪万千,回忆漂浮,铠恍然似的想,守约是没叫过“铠哥” 的,他甜言蜜语的哄女孩子,他温声细语的哄玄策,一句“哥”都没叫过。

要么回头让那小子补上。心念一动,铠瞬间掐灭心绪,缓缓呼吸,面无表情的回到黑暗里去,叹息几不可闻。

不能深思,不能再想。只怪长城的夜太冷,只能听见心脏里刮过的风。

越夜,星子越明亮欲滴。夜色勾勒长城上的轮廓,忽然多了一对儿毛绒绒的耳朵。铠只听见一声低笑顺着夜风吻在耳畔,然后湿润又温软的触感就真的印上了耳垂。他惊愕又不知所措,几乎是下意识的蹙眉,神情淡漠的回眸看了眉目含笑的青年一眼,又面无表情的回头,身姿僵的像一座雕塑。

守约又笑了一声,也不说话了,只缓缓的靠近铠,隔着一个呼吸的距离,手轻轻的缠上他的腰,慢慢的拥抱他,声音又软又低,“铠。阿铠…”

温热的掌心下是铠强劲的脉搏,守约贴着铠的耳畔,声音低低,含着无奈的笑意和叹息,温柔的一如既往,“铠哥。……我知道。你也知道。”

掌心下的脉搏蓦然加速,铠只觉得耳朵发烫,他没有动,“知道什么?”

“知道大叔的牛肉永远比你少,玄策没事儿被踢到外边儿巡视,木兰姐安排我和你守夜轮值。知道我为什么加时练枪,知道我为什么要百发百中,知道我除了守护长城,还有谁的后背……你知道,我喜欢你。”

一通毫无章法的表白,铠闻言扬眉,看守约手抖了一抖,得寸进尺的还要来捏他的下巴,笑着回头凝视青涩又得意的小子,扣住他的手腕,“哄姑娘的甜言蜜语,自己留着吧。”却又不放开手,看着他明亮又湿润的眼睛,微微一笑,“……觉得守城无趣,你还有玄策,不要来惹我。”

守约静静的看着他,笑容凝固在脸上,到后来神色不复温柔,几乎是有些狰狞的,他不像那个英俊灿烂的小太阳了,嗓音嘶哑又恶狠狠的,唇齿贴上铠的手背轻咬,“可我非要惹你。”

转瞬又像一个孩子,失落又茫然的眨眼看向铠, 耳朵也垂下去,低声呢喃,“可是你……你认真的听我说话,时常对我笑,跟对别人都不一样,你明明喜欢我,还…喜欢得更早一些。……唔!”

铠捏上了他的下颌,蓝眼睛里噙着一丝似无情似有情的笑。守约被吻得乱了呼吸,怔怔抬眼时,铠的手指又抚上了他的耳朵, 低低一笑,抽去了他的腰带。

守约眼眶都被激得红了,欣喜和茫然交错,欲望难抑又舍不得,手臂发力将铠推得背靠城墙,嘴唇颤抖着想质问,万语千言堵在喉头,铠顺他力道靠在城墙,嗤笑一声卸掉战甲,立在风露中,眼睛澄明的看他。
守约仿佛听铠说……

“这一次,就能抵一生。”

四目相对,情难自禁,夜风中忽然有了湿润的接吻声和喘息声,战甲落地,枪和刀沉默又缠绵的立在一起。夜露快要被他们体温燃烧干净,风里只听得见他们的心跳,以及低声呢喃的耳语。

铠第一次赤裸着俯瞰长城外的光景,他的上半身被压在城头,守约握着他的腰,热切又悸动的笑,笑的还是那副太阳之子的样子。铠含冰飞雪的眉目涌动着狂热的笑意,沉沦吧,疯狂吧,在黑暗里拥抱一次阳光又如何呢?他的膝盖抵在城墙上,被进入时发出一声喟叹,汗湿的银发束在脑后,黏在脊背上摇晃动荡。劈裂,炽热,疼痛,快乐,颤抖,激昂。 陌生又甜美,铠第一次有了流泪的冲动。可待守约亲吻他,将他翻过身来,他才发现那个赖在自己体内掠夺顶撞的小子,睫毛上有细密的一层眼泪。

铠知道那是为什么, 他虚弱的笑了一下,抬了抬悬空的腰,随便守约折腾。交合的水声黏腻,可他们不怕吵醒城内的伙伴,因为心跳声更大,眼睛里是无声的嘶吼。可守约随着冲撞的动作呢喃的“铠”和“爱”,彼此已不分明,铠只是轻轻的笑,守约看着他,渐渐的咬牙沉默,撞进他身体更深的地方,却也不再说话了。

不知过了多久,守约抱着铠的腰,头埋在他的肩窝里,耳朵垂下来,轻轻蹭过他脸颊。白液无声流下来,铠的手微微一顿,用力而缓慢的回拥上守约的背拍了拍,吻了他的嘴角。

“守约。” 怀中的少年应了一声,忽然在他脖颈上咬了一口,绝望又释然般的微笑着抬头,却又一怔。铠低头含笑看着他,眼睛里分明蛰藏着不能言说的爱,似乎欲吻他,唇角却只动了动,偏头看向天边,太阳破开黑云,泄露一线天光。

“天亮了。”





Ps. 希望约铠女孩儿评论指正(*´◐∀◐`*)
      在一起是不会在一起的,心意相通是真的,相爱也是真的。铠明白守约,守约也明白铠。
      约约小天使哭起来真让人心疼哎呦呦。约铠真美味。

评论(1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