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庭鸿

【云亮·三发完】明月几何02


警察赵云X律师诸葛亮,普通人谈恋爱。双向暗恋,水到渠成的小故事。
地点架空北京,不涉及真实事件。
幸得一人,风雨中同我并肩说笑行走。
(这次写的诸葛亮有一点儿皮doge)

同系列前文
【云亮】《明月几何01》


赵云没想到这么快就再见诸葛亮。

是夜,一帮姑娘小伙子刚夜巡回来,卸了任务神清气爽眉飞色舞,摸出来私藏的啤酒零食相互散出去,敲键盘的笑闹聊天的嚼食物的声音同时响起来,倒也挺热闹。
赵云通常是不吃夜宵的,一个小姑娘拿着一袋儿巧克力,笑嘻嘻的趴到赵云身边晃悠,“赵队,还看新闻呐?”

赵云黑眸带笑的看着屏幕,点击鼠标嗯了一声,小姑娘凑过去一看,“矿工命案这个都好几天啦,您不是还带人去那儿看过么。”

姑娘留了巧克力,回身投入了众姑娘嬉笑的行列。新闻是旧的,矿上总工被炸死,家属说是谋杀,矿上说是事故。其中错综复杂千头万绪,一周之后就要开庭。

看着原告律师诸葛亮三个字,赵云按上眉头眸光闪动,靠着椅背微微笑了,心头热血翻覆再沉静。这案子印上诸葛亮的名字,必定不容易。但眼前浮现那一双带笑的蓝眼睛,他莫名就相信待庭审结束,会公理昭彰。

门响风动,是有人进了市局,喧闹嬉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瞬寂静之后,几声小声的惊呼和“卧槽”冒了出来。赵云起身凝望,一抹血红猝然闯入视线,扎得他眼睛生疼。

上次衣角带风的青年此时狼狈不堪,头发乱着,面色苍白撑着墙壁,额头冒血顺着脸流下来。他的西装破碎刀痕凌乱,黑一块白一块的挂在身上,腰间洇开一条血痕。

赵云惊怒得忘了呼吸,诸葛亮却不在意的样子,流下的血凝固在了睫毛上,睁着的一只眼睛还弯弯的笑,他对上赵云的视线,捂着伤口的手抬起来晃一晃,温雅的嗓音有些嘶,“赵队,我来报个案。”

此情此景还有什么不明白,诸葛亮要报的这个案,恐怕只有局长能听。赵云扶着他推开办公室的门,老局长顿时把茶杯一撂,茶水泼了半手,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又是孙权?”

“不是他,是周瑜。”诸葛亮两手撑在办公桌上,看着赵云和局长一起惊讶,咳了一声笑,眼神平和,“不过这个矿的确姓孙,孙权避嫌,请了周瑜……”

局长皱眉往门口一指,赵云面上没什么多余的神情。他走到门口带门时,恰好听见含笑的后半句话。“……不过我理解,那位盯上我,他也没办法。”

赵云静静从办公室的玻璃望过去,玻璃上还映着诸葛亮的倒影。和第一次遇见时那样,头发柔软垂下来,唇角翘得漂亮,纵使狼狈也一身清气,佝偻着抽疼也像永远不会弯腰。局长皱着眉,神色沉浮不定。

那位想整他,局长都管不了,纵使最后人能抓,也要留得面子在,其他律师要么默然承受,要么拍案而起。可诸葛亮是理解,他理解人性生发的黑暗,包容自己承受的痛苦,然后从容投身奔赴,要还一点光明。

赵云翻空了医疗室所有的伤药绷带酒精抱了满怀,坐在办公室门口等待,沉思片刻,眉间漾开几许无奈,眼神又温柔。

等那位小烈士出来给他包个伤口。诸葛亮捍卫公理,他来保护他。




诸葛亮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蓝眼睛里神采奕奕,笑的竟然很狡黠,得逞的小孩子似的,把赵云看得一怔。

诸葛亮眼神往赵云怀里一瞄,笑登时就僵了,挥挥手一阵风似的要溜,被他一手拦一手捞的堵回来,坐在椅子上背靠墙,无路可退还边笑边躲,最后认命似的一闭眼,手握上了长椅边缘,笑音颤颤,“赵队,您……手一定轻点儿啊。”

赵云捏着酒精棉球,才发觉诸葛亮的孩子气,闻言惊讶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动作小心翼翼。指腹按着刚沾上额角,诸葛亮就浑身一抖,小声叫了一声望着赵云笑,“我是伤员,您再轻点儿……”

赵云眉一扬不说话,心里忍着笑,蓦然生出擦完伤口去给诸葛亮要颗糖的臆想。眼睛却没分神,从伤口细细沾过去,偶尔撩开诸葛亮额角柔软的发丝,把纱布固定好。

诸葛亮也没再喊疼,只是贴完纱布长出了一口气,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溜掉啊……”

赵云没抬头,换了个新棉球沾着诸葛亮脸颊上干涸的血,闻声低声笑了,声音里有莫名的温柔,“被人拿刀划了还跑过来逞威风,有什么是你怕的?”

“我是不怕死,疼还是怕的嘛……”诸葛亮手捏椅子都捏得泛白,蓝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赵云,笑的很坦荡,睫毛一扇一扇,赵云这才恍然气氛旖旎。心上人近在咫尺的看着他笑,呼吸缠绵在一起,最容易让人心动,偏偏诸葛亮还有那样一双眼睛。棉球小心翼翼吻上诸葛亮沾血的睫毛,赵云眸色沉柔,“刚才的案子,怎么说?”

睫毛上的血擦完,诸葛亮又是干净潇然一张笑脸,谁知下一步是后背和腰上的伤。伤处的血黏着衬衫,脱衣服好像脱层皮,疼得他额角青筋都要跳,语速比平时都快了好几倍。

“当然不能正常判,要是蓄意伤人,别说那位找麻烦,我这两道伤就是白划了……疼疼疼……”最后一片衬衫揭下来,诸葛亮额角滴了冷汗,偏头看着赵云笑,嘶了一声眨眨眼,很狡黠的样子,“所以按持刀抢劫判,财务损失计入刑期,光我这一身西装就能判十年。”

后背血痕狰狞,从肩头划到腰际,幸亏伤口不深。赵云看他背后还有旧时留下的粉色疤痕,肋骨旁的手术痕迹,再听他语气是谈笑风生,笑的像个占便宜的小孩儿,一时心里百味杂陈,不知是苦是甜,也低声笑了。

后背的伤沾酒精后上药只会更疼。诸葛亮裸着上半身,赵云按着他的肩头,呼吸拂上他的后背肌肤,痒痒的。为了分散注意力闲聊,诸葛亮一句话含着笑音,“赵队,对这个案子这么上心,是不是担心结果不公平。”

赵云手上不停,他甚至都没有沉吟,答案自然而然从他心里淌出来,还笑了笑,似有无奈,还有无限温柔。

“结果我并不担心,无论公平与否,我们只能尽力促成它,而不能改变,毕竟我们在体制内,受到限制,也会束手无策。真正决定是否公平,甚至能改变结果的,是你这样的英雄。勇敢,光明,而且伟大。”

面对那一双惊诧回望的蓝眸,赵云微微一笑,他直视着那双笑意弯弯的眼睛,嗓音温柔。“我只是怕让你失望。”

“……别把律师想那么好啊,赵队。律师也得靠关系的。”黑眸沉静含笑,诸葛亮一时怔然,居然有些结舌,眨眨眼笑出声,把头别回去,耳尖有些红。赵云看他翘起的唇角,手上动作又慢了一些。

“本来以为这次法官是我师兄,能不挨打呢。谁知道那位把我们教授找去教育我师兄,说‘于公于理’应该怎么判。只可惜我不听劝。”诸葛亮看向赵云,笑的眉目调侃云淡风轻,“其实律师这行,有人做锦上添花,有人做雪中送炭,我做救命稻草。各人有各人选择罢了,我没有那么伟大。”

赵云一时沉默,眼底是星火燎原,心头柔软热血翻涌,惊讶和欣赏交织沉淀在心里。他垂下眼帘为怀里的青年缠上绷带,掩饰自己的难言的热望。

他一身的热血赤诚都藏在心里,星星从眼睛里笑出来。行走于世间百态最露骨的地方,经历过失望威胁辜负,却依然留存一颗赤子之心。赵云差一点儿克制不住,就想抱他。

万语千言最后归结为一句话。“留个电话吧,有事立刻打给我,别客气。”赵云处理好了伤口,绷带缠的厚实。他拿了件制服衬衫,一颗一颗的为青年扣好扣子,抚平衣角,披好外套,指尖没忍住擦过诸葛亮的脸颊,笑出故作无意的促狭,“我走不开,让我们局里朝思暮想的姑娘送大律师回去。”

“赵队,您……对我太好了些。”诸葛亮手里握着那张名片,惊奇又有趣,笑弯弯的看着赵云躲自己的视线。
赵云为什么要保护他,为什么不敢看自己的眼睛。诸葛亮心里一动,开了个缓和旖旎的玩笑,“谢谢赵队,我原以为警方看了律师就讨厌呢。”

“怎么会。”赵云看着诸葛亮的眼神,半诧异的莞尔,“为了公理正义,我们殊途同归。”





心猛然一跳,灼然滚烫。回去的路上送他的小姑娘的说了许多,诸葛亮一边应着,心里翻来覆去。赵云的黑眸,赵云的嗓音,赵云的手触碰他睫毛的触觉,还有那句话……

为了公理正义,我们殊途同归。

小姑娘看他忽然躺在座椅上掩住了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完了。诸葛亮摸着自己滚烫的脸,被自己快震出胸膛的心惹笑了,他轻轻挪开指缝,笑着轻叹了口气。

他忘不了他了。


TBC.

@白雪踏红梅 姑娘点梗,略做改动。

私心觉得不怕死怕疼的诸葛亮特别可爱。

然后就特别想弄疼他(够)

评论(1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