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庭鸿

【云亮·一发完】相思味


军官赵云X大学老师诸葛亮,普通人谈恋爱。
“我实在想念。”

同系列文链接如下。
云亮信白·雨季初恋
云亮r18番外·雨后初晴

是天星期五,整天都是晴天,云朗气清,是个该恋爱的日子。

李白照例抱着一叠作业论文撞开了办公室的门,见诸葛亮还窝在椅子里看书,电水壶咕噜噜的煮着花茶。他头发乱翘着,手臂随意搭在椅子上,一只手勾着喷壶浇桌子上那颗小仙人球,一副在办公室里地老天荒的样儿,见李白来了一摆手,“作业放那儿,周末别乱跑。”

“我靠…”李白小声嘟囔一句,那双蓝眼睛就从书后露出来,声音悠悠。“有意见就提,老师一向很民主。”

你是民,我是主。这一点李白深谙于心,但受了诸葛亮太多好,对他一点儿怕不起来。李白把作业往桌上一放,一抬胯就坐了上办公桌,手指拨弄着仙人球的刺,语气极尽勾引,眼神特别诚恳,笑嘻嘻的都像撒娇,“周末啊老师,您养老我不行,我跟韩信都一周没见了——您跟我们一块儿喝酒去呗?”

“不到一周吧。”诸葛亮没多说话,指了指颈侧一块儿皮肤。待李白竖起衣领掩了那处吻痕,眼里才有一丝调侃,“他们部队的人都吃的什么,啊?”

一句无心调侃,没想到李白想了想,真给报出来一溜儿菜名。诸葛亮平时虽然过的随性,但该精致的地方从来不含糊。他刚把过季的六安茶换成了茉莉花儿,就听李白说出来一众朴实的萝卜土豆白菜,惊讶之余跟赵云一联想,笑的肩膀都要抖了,“没看出来,真这么糙。”

诸葛亮说话时眼睫弯起,湛蓝的眼睛泛起波澜,风乍起吹皱春水的样子,眼角眉梢都是柔和欣赏的笑。李白也是此门中人,见状嘿笑一声“老师我走了啊!”摔了门撒腿就跑。

门响一声,办公室里又剩了诸葛亮一个。他趴在桌子上,玻璃映了他一头的发丝,还有被花茶水汽氤氲了的眼眸。诸葛亮低笑一声,按着手机,偏头看着屏幕明了又灭。明时能看见屏幕上望着他笑的赵云,灭时能看见自己思念纠缠的脸。

他和赵云一见钟情,相爱后在一起。自赵云回了驻地就再没见过面。赵云身负命令走不开,他也要对学生负责。选择了肩负责任,就要或多或少的放弃一些温情,诸葛亮这样通透人格外理解,可大道理解不了思念难捱。

屏幕又亮一次,是微信聊天界面。他们聊的也少,大多是诸葛亮消息多,他发十句赵云回一句,倒都乐此不疲。目光触及到白底黑字的文字框,赵云最后一句话仍然简洁,两个字,“想你。”

赵云,赵云。指尖停在那两个字上蹭了蹭,诸葛亮眼睛渐渐弯了。他摸了摸嘴角扣了手机,哼着小调儿给自己斟了杯茉莉花儿,喝了两口就披了衣服,给办公室锁了门。

阳光散漫,办公桌上水汽铺开的一角,不知道谁用指尖划了一颗心。

想他怎么办?那就去看他呗。

赵云果真被这样的惊喜冲了个猝不及防。

星期六,赵云的工作才少了一点儿。在办公室敲完了一上午的报告,他点燃一支烟,才怀揣期待开了柜子的锁。

手机屏幕亮起,没有诸葛亮的消息。赵云期待的眼神黯下去,嘴角微动,最终按灭了烟,下楼去操场闲逛。新兵在操场特训枪械,还有一部分让韩信带着去跑负重越野,云高朗阔,新兵们格斗间隙笑骂嘈杂,赵云的心情依然沉着。他心里好笑,嘴角却翘起来,什么是恋爱啊,相思成疾,甘之如饴。原来自己哪有这么矫情——

目光不经意掠过操场某处,赵云的视线几乎瞬间定格,剑眉皱了,脸彻底黑下来。他一眼看见那个远处的新兵,身形清瘦,军装穿的乱七八糟,军帽也没戴,头发也太长。背着一个硕大的迷彩包,跑起来毫无章法还有点儿笨拙滑稽,一颠一颠的四处乱跑,像在寻找什么。

忽然仿佛是因为看到了赵云,手硬撑着膝盖直起身,横穿半个操场,冲着他就奔了过来。赵云几乎要气笑了,他刚想等这个冒失的新人过来训两句,却瞬间怔住,那抹身影越来越清晰,和他拥抱亲吻过的,日思夜想的青年叠成一个。

赵云看着诸葛亮背着那个巨大的迷彩包,背着阳光朝他飞奔过来,阳光便都落在他的眼睛里,湛蓝色的湖波光粼粼,亮得惊人。他跑的不快,风却掀起了衣角,整个人在发光的样子。即使诸葛亮此时气喘吁吁,头发沾湿着汗,常服乱糟糟的贴在身上,那时他脸上飞扬少年一样的笑,就让赵云刻在心里很多年。

看清赵云的一刻,诸葛亮真像个撒欢的少年一样,欢呼一声冲进赵云怀里,环着他的腰头靠着他的肩膀,喘息着笑还呛了一口气。他一抬眼两个人四目相对,赵云眼里还有不可思议的甜蜜,无奈和惊喜,情绪复杂不一而足。诸葛亮跑的急了,又因为赵云的错愕弯起了眼睛,得意又开心的样子,对着赵云只是笑,笑的人心痒。

赵云一瞬间心里翻涌过无数念头,他手揉上诸葛亮汗湿的头发,看他眼眶下浅浅的青色,看他套在身上不合身的军装常服。都是聪明人,他一眼就知道诸葛亮开了一晚上的车,穿了这么一身过来,跟驻地守岗的士兵交涉不知道要费多少力气——居然真让他混进来了,进不来怎么办,再把车开回去?

四目相对,诸葛亮的手已经摸上了赵云的侧脸,赵云微低了头笑,亲吻上了诸葛亮的指尖,衔着轻轻的咬。毕竟是操场,两个人都在克制自己。赵云想说你怎么来了,想叫诸葛亮的名字,想趁他呼吸急促的时候吻住他。那么多的情话,最终都藏在心里,又从眼睛流露出来。

“你就胡闹吧。”赵云眼里笑意纷呈,用力抱了抱怀里的青年,把龟壳一样的大包挂到自己肩上,脸上还有隐约的红,“横跨半个省,来干什么?”

“好公民心系部队,来给首长送温暖。”诸葛亮一本正经,也没压住眼底的笑,尾指勾上了赵云的。他迅速看看四周,凑近在赵云唇上啄了一口,声音轻轻,只有两人听得到。

“相思。”

两个人一路同行,牵着手在朗空下微风中慢慢走,旁人只看到他们一路说笑和难言的默契,看不见他们彼此低声耳语呢喃时偷偷交换的亲吻。不知用了多久才走上了办公楼,赵云和过往的军官点头示意,诸葛亮也跟着笑着摆手,转头就压着嗓音跟赵云开玩笑,“咱们像不像纯洁的革命情谊?”

赵云弯了嘴角,牵着他进了办公室,门一关就将人按在了门板上,低头吻上诸葛亮脖颈那块皮肤,吮出一片红,手顺着作训服的衣角摸进去。在诸葛亮耳垂烧红全身战栗的时候扣上他身后的门锁,含笑问,“什么情谊?”

这句话问的……幼稚至极,却直戳到他心里。诸葛亮眉目调侃,笑的温柔,“我来请男朋友吃个饭。”

午后宁静,赵云敲着键盘,偶尔偏头看诸葛亮的侧脸,眼角眉梢都是无奈纵容的笑,一颗心不知道颠倒多少次,以后就都放在这个青年身上了。

本来以为一个惊喜已经足够,谁知诸葛亮打开了那个巨大的背包,掏出来一套迷你电煮锅,碗筷一应俱全,白米和调料塑封起来,还有个小茶壶和一袋儿金色的桂花。待青年从背包里拽出来一整只甜皮鸭,赵云撑着脑袋,彻底笑出了声。

诸葛亮连上电,刚把米和水倒进锅,闻声回头眼睛一弯,耳尖一点红。他之前从未有过千里奔赴给人做一饭的经历,十八岁最浪漫主义的时候也没有过。

室内静谧,茉莉花漂浮在茶水上,电煮锅飘散出糖桂花的味道,甜而安宁,整个房间里只有心动的声音。诸葛亮不知何时睡在赵云怀里,赵云只低低垂眸,凝视着怀里的人,吻上他的发丝。

他曾经肖想过爱情的样子,给爱情过一些定义,现在发现自己错得离谱。爱情是由人生发的,朝夕相处是爱,隔着天地心有灵犀是爱。诸葛亮携一身光亮朝他飞奔而来的时候,他就认定,无论是什么样的形式隔着多远的距离,只要是诸葛亮和他的爱情,就很美好。

还需要多浪漫呢?

桂花糖粥煮好了,香气愈发沁人心脾的甜。电煮锅“滴”的一声,诸葛亮在赵云怀里轻声呢喃一句,眨了眨眼,手挡着脸笑着起身,再去琢磨那个锅。

赵云看着诸葛亮舀了一勺递到他唇边,嗓音温雅带笑,“相思的滋味,请首长一尝?”

赵云从善如流,然后拥住眉眼动人的青年,吻住了他的唇。

“我早就烂熟于心了。”

不知相思苦,怎识相思味。

END.

系列文完,军官云和老师亮的故事告一段落。祝他们幸福圆满。
等我有脑洞了再开新的云亮系列吧2333

各位看官食用愉快。跟到这里的就是真爱了。
请有心人评论食用感想,并说一说喜欢的云亮梗,或者适合云亮的一句诗也好,一个词也好。

从喜欢的评论里抽两位,一人50r,我会私信问二位的支付宝账号。钱不多,谢谢诸位喜欢,也是对自己第一次写完一系列的庆贺。
爱你们♡

Ps.今天周三,周六开奖。获奖的宝贝儿我会艾特你们。
我喜欢的长评和梗不占用名额,我会直接私信你们询问账号。么啾♡

【评论开奖】抽奖方式为本人手动搓纸条抽奖,富贵在天。
ID 白衣渡我,huafa二位请查看私信。♡

评论(42)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