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越逍

@翁子凉_ woc…

潇洒的胡椒面君:

*翻译练习(X
*梅长苏版本
*准备搞一个

I don't like your little games
Don't like your tilted stage
The role you made me play
Of the fool, no, I don't like you
I don't like your perfect crime
How you laugh when you lie
You said the gun was mine
Isn't cool, no, I don't like you (oh!)

But I got smarter, I got harder in the nick of time
Honey, I rose up from the dead, I do it all the time
I've got a list of names and yours is in red, underlined
I check it once, then I check it twice, oh!

Ooh,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Ooh,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I don't like your kingdom keys
They once belonged to me
You asked me for a place to sleep
Locked me out and threw a feast (what?)
The world moves on, another day, another drama, drama
But not for me, not for me, all I think about is karma
And then the world moves on, but one thing's for sure
Maybe I got mine, but you'll all get yours

But I got smarter, I got harder in the nick of time
Honey, I rose up from the dead, I do it all the time
I've got a list of names and yours is in red, underlined
I check it once, then I check it twice, oh!

Ooh,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Ooh,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I don't trust nobody and nobody trusts me
I'll be the actress starring in your bad dreams
I don't trust nobody and nobody trusts me
I'll be the actress starring in your bad dreams
I don't trust nobody and nobody trusts me
I'll be the actress starring in your bad dreams
I don't trust nobody and nobody trusts me
I'll be the actress starring in your bad dreams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just made me do)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I'm sorry, the old Taylor can't come to the phone right now."
"Why?"
"Oh, 'cause she's dead!" (ohh!)


你夺嫡的阴谋入不了我的眼
你浮夸的亲王风范也无特色可言
你让我扮演的谋士角色实在太傻
不,我真的不喜欢你

我讨厌你自以为完美的陷害
也讨厌你伪善的丑恶嘴脸
你说我们赤焰军谋反
我会善罢甘休?
不,我讨厌你

我在关键时刻 变得更聪明更强悍
梅岭一役中我浴火重生
我有复仇的名单 你的名字也被我翻牌
我烧了一块,我又烧了一块

看看你们都让本帅做了什么
看看你们都让本帅做了什么


我不屑你拥有的至尊之位
那份荣耀我林家也曾共享
你为了能在皇位上高枕无忧
将我们弃之如履 自己独占荣华富贵
往来古今 人事代谢 魑魅魍魉轮番登场

但我不会被蛊惑 也不会妥协
我相信因果自有天定
世事无常 唯有一点亘古不变
风水轮流转 善恶终有报

我在关键时刻 变得更聪明更强悍
梅岭一役中我浴火重生
我有复仇的名单 你的名字也被我翻牌
我烧了一块,我又烧了一块

看看你们都让本帅做了什么
看看你们都让本帅做了什么

我不相信任何人,也不需要别人相信我
我会成为你梦魇中的鬼魂,徘徊在你难眠的夜晚

——对不起,你呼叫的林殊已不在线,请不要再拨
——为什么?
——哦,因为他已经死了。

咩酱:

关宏峰:你想见我,我去就是了,这一通毁坏公物又得浪费钱维修。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老打架,照顾好自己。三天两头伤胳膊断腿的,我怎么放心?

关宏宇:没有啊。是别人伤胳膊断腿又不是我,你看我从幼儿园开始打架什么时候去输过,除了让你的时候。

关宏峰:……

关宏宇: 哥,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别的想和我说了吗。

关宏峰: ……

关宏宇:你想我吗。

关宏峰:嗯。

周巡:你俩磨磨唧唧地聊完没有要么去开房要么回监房老子墨镜都碎了多少副了关宏峰我跟你说回头你得给我报销维修费车费电话费卧槽你俩听到没有!!

吃完结局的糖炒玻璃,只想给自己一点糖啊!心疼大关为小关疯狂打电话!情话满分的哥哥守护者嘤嘤嘤。

starry阿星:

画的三张封面图(图书还未出版,请勿转载出lofter)

瞎写一点儿【悟空传】观影感受

#电影·悟空传
平心而论,彭于晏一个人撑起来一个电影,确实演员都是能戏的,一个不会演戏的郑爽幸亏戏份也不多。
就是编剧,实在是太屎了。算是让我彻底记住郭子健这个人了。
看完电影气的我进新华书店买了一堆悟空传,发朋友,别让电影误导了。
主旨拍到了,为了让大众接受填了很多感情戏风花雪月的内容,感觉导演就是随便塞了点儿鸡汤进去,毒的我恶心。没办法,谁让我看过原著呢。
其实真的理解编剧的用心,就像盗墓笔记的电影一样,一明显正派一明显反派,分两拨。反派一定是很厉害的,正派一定是最终胜利的。让我想到了好莱坞的那么多脸谱化的英雄电影,有邪不压正,有荷尔蒙打戏,有美女添彩,这就成了,管这个英雄狗不狗血,美女有没有智商呢。
但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为什么非要为了海外市场加那么多像美国电影的特效?为什么那么美式的电影叙述方式?
当然了,也有一点儿大家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哭戏复活戏,说真的孙悟空降妖的时候,我跟朋友说,我觉得我在看大型游戏视频,第一个副本刷完了。
西游要有西游的样子,玉帝王母如来佛都没有,一个天尊就这么牛逼,真是浑身难受。
孙悟空OOC,我相信孙悟空,无论西游记还是悟空传的孙悟空,都不会说“大家一起干xxx”的话,这特么是抗日神剧里我军说的话。
所以看的时候,真的能笑出来,国外英雄大片的个人英雄主义是行不通的,到中国是要本土的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电影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花果山的百姓把他们几个当神仙,还“想想办法啊!”“这事儿怎么办啊!”真不是古代百姓对神明的态度啊。
妖云一方面吃人,一方面几块破布的晚霞就能诱它出来,最后孙悟空一句“这晚霞真不像”让我无语凝噎,这官方吐槽,我竟无言以对。
还有菩提老祖,居然是个有点儿用的打酱油的。
觉得看电影感动的,去看看原著吧,原著我迷了六年,每个版本的书都收过。
而且应该庆幸,你们是先看的电影。
总而言之,这个电影又想拍中国传统又想要海外市场,又要拍反叛内核又要迎合大众低劣的言情口味,一边要励志燃一边狂灌鸡汤,纠结无比矛盾的不行,真是一言难尽,浑身难受。
这片子要是真拼拼海外,剧本估计能稳拿金酸梅。
衷心希望该电影能有一个推广悟空传的作用,也算是它最大的贡献了……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太阳照在绿墙山:

完全同意这篇内容,并且举起四蹄儿希望大家对于他人的【创作品】不要使用转载到自己空间的功能。LOFTER赶紧上线选择性开放转载的功能吧……虽然我不抱太大希望,毕竟LOFTER现在已经不太保护原创了。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最会撩的老头,为老伴写了一辈子情书

The_Three_DesignS:




2016年7月2日,青空书房营业中的牌子再也没能挂起来。


笑容和蔼、亲切温厚的店主爷爷倒在了这家开了70年的书店里,再也没能醒来。


这位名叫坂本健一的老人,开了一辈子二手书店,却给妻子写了一辈子情书。诠释了什么是“用一辈子去爱一个人,做一件事。”


他写给妻子的情书,字字用心,笔笔深情。



爱妻情书

这个人和你没有任何渊源,却愿意和你结婚,还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关心你。不把这样的人生伴侣当一回事,除了傲慢,还能用什么字眼来形容?





人生不能重来,相逢只有一次,可是我和你,打从出生之前,以至步入黄泉之后,都会在一起,虽然有点吃不消,可是你一直是最让我安心的伴侣。





妻子的皱纹刻画出共同承受的劳苦,雪白的发丝隐没在她冬夜衣物中,我牵着脚步蹒跚的她,走在烟雨朦胧的山径中。







妻子啊,亲爱的人啊,我最亲爱的人啊,今夜请睡个好觉,明天再来探望你。星星,月亮和太阳,全都在为你闪耀,为你歌唱。





台风过境,大阪平安无事。想到和美会有多寂寞多害怕,我就无法忍受。亲爱的,你总是说我像个小孩,你一直在支持我的梦想,请你早日康复,我会为你祈祷。







实在太担心了,于是又寄去一张明信片,你的脚也是青空书房的脚啊,千万不要再跌倒了。







接到电话说肩膀疼痛让你无法入睡,儿子说可以不用去医院看你,我决定了,在你尚未好转时,只要地铁没有停驶,我就要去。





亲爱的,昨晚睡得好吗?由于无法为你按摩瘫软无力的脚,我在两点三点四点时,似乎听到你的声音而跳下床。


妻子啊,只要生命还在延续就要与你相爱,不要憎恨被加诸的命运,全心全意向神祈求吧,亲爱的。相逢只有这一次,我们经常吵架,也不曾感谢神,对于我俩如此盘根错节的情感,我要深切的说声,谢谢。







再也回不去的青春,无数次重新描绘的梦和浪漫。





只要生命还在,就会与亲爱的她共存。





自从老婆过世,这已经是第三个冬天,今年的寒冷时孤独与寂寥的暴风雪,老婆没有方向感的人,再过一会儿,等我事情做完,就要去牵她回来。





青空书房诞生63年,嫁给我59年的妻子,在细雪纷飞的日子离开人世,对于以前疼爱她的客人,她应该会在天国说声谢谢。





不仅写给妻子的情书真挚动人,在店里随手写的小箴言也透出朴素的生活智慧。



人生箴言

不可能每一天都是好日子,正因为有些日子不顺人意,好日子才会闪闪发亮。





一本书等于一个人生,看完了三本书等于遇见三倍的人生。阅读是人活在世间的证据,书是活生生的。







这里是心灵的书店,我把生命寄托在书本上,想要把好书送到你的手里,就算只有一本也好。这里是生命的书店,想要看真正的好书,就到这里来.....





女人必须保持美丽,但是比起在外表上下功夫,内心的充实更加重要。





书在等人,人在等书,这里是人与书约会的场所。





这是一家只有美女和好书的书店。





人活着就是要学习、阅读、选择书本,以渺小的生命,竭尽所能出售好书。





读了书,天空也变得高了起来,立起了志向的旗帜!





虽然只有一次,但可以活出不同的人生;虽然只有一册,但可以有不同的邂逅。





能左右你人生的那一本书,已经等你等得不耐烦了。





当你的目光,落在书本上时,这本书就活了。







用一个红豆餐包的价钱,就可以汲取日本的智慧。







虽然价钱低的离谱,却是非常重要的书,请小心拿取,不要破坏。





希望这个感动了我的故事,也同样地能够感动你。





原文地址:微信



薄骨

一 【孤煞】
我出生的时候,家里来了个秃驴,来回晃了一圈,一拍桌子敲定我是百年不遇的孤煞星,克父克母克的人畜死绝。
若是隔壁的王秀才家摊上这个事,肯定是眼也不眨的就此将儿子掐死以绝后患。可明显那时上苍仍垂怜我,武学世家出身的爹爹并没有因那一句话便送我再去地府报到一回。只是从此我不再得见父母一面。
到我记事时候,我已经在后宅那座花开如雪的庭院里枯坐了三年。
到我七岁的时候,我的父亲第一次踏足我的院子,隔着一层屏风,我看不清他的样子。
大约那时我已经会些拳脚,出去卖卖艺什么的就也不会饿死了,所以他言简意赅的表示对我仁至义尽了。
我只看到屏风后一角绣着翠竹的衣袖。从此离开偌大的家宅。
二 【锦城】
出去后我不再以叶氏为姓,白天街头卖卖艺,晚上就顺着北方步步远走。
但凡说书人口里,破庙总是个栖身的好处,山神庙大约许久没有修整过了,有些荒凉。
和衣而卧下,却才睡不久就被惊醒。我醒来的时候茫然见得是一个巨大的鬼脸。
我的大脑还没想出什么,手里的长剑已经挥了出去。
眼前一模糊。
我和师父第一次见面,在无月的深夜,我给了他一刀。
那时唇间觉得些许凉意,睁眼鬼脸拿着破碗在给我哺水,我撑撑发昏的脑袋看他,他说你这个娃娃有点血亏啊。
我告诉他我叫王二小,鬼脸比较纠结,纠结了许久某夜和我说,诶,你这个名字太不文雅,我琢磨了个比较文雅的,你看看锦倌这名字如何?隔壁花楼里还有个花倌呢,你要不要改了罢?
我一板凳把他砸了出去。
后来这鬼面老头就赖上了我,终于吃干了我们俩身上最后一个铜板,相顾无言之下,我颇痛苦的拿起剑上了街头。
晚上数着卖艺来的几个铜子,我有一种想要杀了他当猪肉卖了的想法。
那夜他回来带着淡淡的血腥气,把一袋银锭咣的扔在了桌上。
我不动声色的收起钱袋边考虑他是不是卖身去了,一抬头看到鬼脸就觉得我真是想太多了。
鬼脸和我说他杀人为生,我琢磨了一下,抢劫这个活的效率好像真的比卖艺好点。
于是我们相约去抢劫。
三 【寒阙】
鬼面没摘过面具,尽管我多次要求甚至罢工,他也没有摘过,他说他长得不好看。
但是我觉得他顶着这么个玩意更难看。后来每次我提起这个话头,他就会把当天的收入三七分,我三他七。
我很识相的不再问了。
由于我们俩能赚且能花,而身携重金且容易弄死的并不那么常见,很快我们俩就成了赤贫。
人一穷了胆就大了,我们俩从抢劫改偷盗。
有时候我会想若是我爹能知道他儿子都改行做盗匪了会是个什么表情,这时候鬼脸喊了我一声,打断我这幻想。
锦倌!我这回给你弄了个宝贝来!
我心说他能弄个什么好东西来,出去一看就真的是个好东西。
青荧长剑恍如碧海凝光,出鞘带起寒芒灼的人眼一虚。
鬼脸得意,说那叶家家主花了二十万银才买得,肯定是个好东西。且送来就做我的生辰贺礼了!
我没有生辰,鬼脸把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作为我的生辰。
我把剑收起来,淡淡看了他一眼:你刚才叫我的什么,你才是倌,你一家都是倌。
鬼脸呵呵笑两声说我买个烧鸡吃去。
入夜,我们逃离这个地方,鬼脸偷了这么贵重的一把剑,不逃的话,恐怕我们俩都得为这把剑殉葬。
四 【生死】
至此,我已和鬼脸他在一起呆了两年。鬼脸的后背上有数不清的疤痕,身上一片狼藉。
我曾经惊讶。我身上也从没有那么多伤痕,鬼脸就笑说他是个杀手。
彼时鬼脸他身体已经不大好了,反倒是我被他养的白白胖胖的,负担我们俩人吃喝住的问题就彻底落在我身上。寒阙那把剑很好用,鬼脸真的为我拿了个好东西。
那时我们已经竖了无数的敌,镇日躲着怕遭人追杀。
鬼脸就是那时候死掉的,我回来的时候破屋里一片狼藉。沾着血的剑还扔了一地。鬼脸说他数着了,他拉了十九个给他陪葬。
他和我说,锦倌,你快走吧。
我无言。
鬼脸死后我曾想揭下他的面具看个究竟,却终归没有动手。
我这一身武艺,多半得他所授。
我手中这长剑,是他送予我的。
他于我,早已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最后他孤冢一座,我跪在坟前也没说出什么来。夜风吹起洋洒纸钱,似荒雪白头。
悲极无言。
五【九孤】
他一直怕把我培养成一个专业杀手,我果然还是选择做一个专业杀手,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我晓得他是九孤的杀手,他臂上有着青藤的纹印。
过七阙八荒的时候,我朝南方拜了三拜。
一拜鬼脸。
二拜叶氏。
三予自己。
若我死在阵中,我就去陪着鬼脸。若我侥幸得活,便为他报仇。
我过阵时并不着急,沉心稳性一向很有助益,我与鬼脸的剑法如出一辙,虽然他此时并不在我身边。
茫茫雾色起,我看不清前面的路,昏昏沉沉的一如多年前那个夜晚。
寒阙被激起血性,嗜杀不休,三日后我踏出七阙八荒阵时,剑身已被血过了一遍。
荒茫的天飘下冷雨,雨丝打湿衣袖,我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叩开紧闭的大门。
六 【薄骨】
我今年是二十岁整。
我没有什么朋友。
薄骨。薄骨。
就连骨子里的情感都是寡薄无几。
在我二十年的生命里,曾有个人,做过我师父,做过我朋友,最后死掉了。
我还记的他说过得每一句话,他和我说话时,总是一副很欠揍的样子。
但我很喜欢。虽然我嘴上从来不说。